金龙珠鳞能烤出吗
醫藥“賄賂門”不斷放大 多家外企遭調查
2018-08-02T17:41:25

又有藥企卷入“風暴” 醫藥代表紛紛放假

昨日上午11點,江北紅旗河溝的一間出租房里,28歲的韓偉(化名)無聊地用iPad玩著一款逃亡游戲。韓偉是一名有著3年工作經驗的醫藥銷售代表(俗稱“醫代”),以往每月初他都會去醫院“聯絡感情”,現在卻不得不宅了起來。“現在風聲那么緊,我們已經接到通知,近期不得去醫院拜訪。”韓偉告訴商報記者。韓偉所說的“風聲”,指的是以GSK(葛蘭素史克)行賄事件為導火索揭開的醫藥商業行賄“黑洞”,這個“黑洞”正在吞噬著越來越多的外資藥企。

繼阿斯利康、羅氏、輝瑞、拜耳等被牽扯其中后,昨日有消息稱,禮來與賽諾菲這兩家全球排名前十的外資藥企,其中國區事務確定已遭到沈陽工商部門的調查。

一場席卷外資藥企的“醫藥風暴”正在升級。

事件

又有兩外資藥企卷入“風暴”

評級機構穆迪近日的一紙聲明,令深陷“賄賂門”的GSK雪上加霜。

穆迪宣布,基于現金外流的擔憂,將英國制藥商GSK的長期信用評級展望由之前的穩定調降至負面。這被市場普遍視為GSK在中國的賄賂丑聞調查之外遭遇的另一次打擊。

與此同時,由GSK引發的“醫藥風暴”持續發酵。這一次,被卷入“風暴”的是排名全球前十的外資藥企大佬賽諾菲與禮來。

“我從一位東北區域的藥企負責人處了解到,沈陽工商部門對禮來公司在華的銷售和供應商體系進行了臨檢,并初步擬定了500萬元的巨額罰單。”一位醫藥行業業內人士昨日向商報記者透露。

商報記者隨即致電沈陽市工商局,該局對外宣傳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在調查結果沒有出來前,不方便對外透露任何消息。”

禮來公關部相關負責人昨日則通過郵件方式回復了商報記者:“關于禮來受到沈陽工商行政管理局罰款500萬元的信息與事實不符,目前我們并沒有收到來自沈陽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任何調查結果通知。”

該負責人稱,沈陽工商局年初對公司業務經營進行檢查,是政府主管部門對所轄領域企業的例行檢查,與此前行業中由公安機關主導的調查性質完全不同。“對于這些檢查,我們一向充分配合并在持續跟進中。”該負責人在郵件中如是說。

商報記者致電賽諾菲公司時,該公司的對外聯絡電話一直無人接聽。但此前有媒體披露,賽諾菲公開表示,沈陽市工商局于7月29日曾造訪賽諾菲(中國)沈陽辦事處,但尚不明確此次造訪的目的。

現狀

“風聲”太緊 醫代紛紛放假

“據說,昨天上海有些公司的醫代已經被公安機關帶走了。我們也接到通知,這段時間不要拜訪醫生,一切以低調為主。沒辦法,"風聲"確實太緊了。”韓偉說。

韓偉告訴商報記者,以往,月初是他最忙的時候,需要去常聯系的醫院拜訪醫生,聯絡感情,而這和他的收入直接掛鉤。“我們的收入分三塊,基本工資、提成和獎金。做得好的一個月收入好幾萬元,做的差得只能拿幾百塊的基本工資。為了收入高一點,我們只能想辦法把任務完成,請客吃飯送禮這些就在所難免了。”韓偉說。

韓偉宅在家里的時候,另一家醫藥公司的醫代王力(化名)正在去區縣度假的路上。對于做銷售的他來說,度假是很難得的事,而更難得的是,這次度假是公司統一組織的。“現在查得這么嚴,大家都盡量低調行事。這幾天公司組織大家出去旅游,一方面放松下,另一方面也希望能避避風頭。”王力說。

“希望整頓不要持續太長時間,否則收入肯定要受影響。”王力介紹,他的收入主要靠銷售提成,“藥賣得好,提成就高。尤其是賣進口特效藥,由于價格很高,所以提成多,收入比跑OTC類的強多了”。

商報記者從多位醫代處了解到,目前我市已有多家醫院正在進行自查,很多醫生也給醫藥代表打了招呼,希望近期不要過來拜訪。一些藥企也要求醫代這時段內不要對醫院、醫生進行拜訪。

分析

整頓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短短半個月,被卷入“醫藥風暴”的外資藥企越來越多,這被外界解讀為調查范圍擴大化、外資藥企行業性整頓的大事件。目前流傳甚廣的一種說法是,國家衛生主管部門已確定在7月30日至8月3日開展集體檢查。甚至有消息稱,就在前天,多個部門聯合對上海的醫院展開了突擊檢查。

“整頓非常有必要,必須查!”昨日,中國醫藥(600056,股吧)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在接受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商業賄賂行為在整個醫藥行業普遍存在,絕大多數藥企都有這種行為。“這種"用錢開路"的行為,無論是對國家、行業、企業還是消費者來說,都是有百害而無一益。”于明德說,整頓更重要的意義在于警示整個行業。

方正證券(601901,股吧)醫藥行業高級分析師劉亞明昨日向商報記者透露:“最新的一些信息表明,這次整頓的力度之大、范圍之廣,前所未有。”

劉亞明認為,這次對外資藥企的大整頓,可以解讀為外資藥企超國民待遇正在消失,“不過不應該被過分解讀,尤其不能解讀為貿易保護主義”。

事件回顧

7月11日

公安部發布通報稱,葛蘭素史克部分高管涉嫌嚴重經濟犯罪,被公關機關依法立案偵查。

7月15日

葛蘭素史克公開致歉,并表示支持中國政府反腐。

7月18日

多家外資藥企被傳遭到調查,羅氏、輝瑞對此進行了否認。

7月23日

阿斯利康證實其中國公司一名銷售人員已被警方帶走。

7月31日

禮來和賽諾菲被傳遭到沈陽工商局調查。

兩問“醫藥風暴”

是否還會擴大?

“醫藥風暴”會不會波及所有外資藥企?國內藥企會不會接檔被查?

“說實話,我現在都還沒看清楚。”中國醫藥企業管理協會會長于明德說,“抓是該抓,但怎么抓、抓了之后怎么做,都是需要思考的問題。醫藥賄賂不是個案,而是系統性的腐敗”。

7月23日,央視《新聞1+1》欄目報道了福建漳州醫院腐敗案:“藥價虛高,原來一多半都變成了公關費,市直區縣73家醫院100%涉案,包括22家二級以上的醫院。案件涉及全市1088名醫務人員、133名行政管理人員。”

重慶醫藥行業協會副秘書長郭緒忠則表示,如果想改變目前的局面,就必須堅持公共醫療衛生的公益性,增加對公立醫院的經費投入。“當公益性成為醫院的一種共同屬性,賄賂的前提和必要性就會消失。”郭緒忠說。

誰將最終獲利?

“醫藥風暴”下,誰將會成為受益者?

“對于消費者而言肯定是利好。”于明德稱,“醫藥風暴”最后表現在市場終端將會是藥價的下降。于明德介紹,目前我國各類藥企共有5600多家,其中三資藥企1000多家,而真正被跨國企業經營的只有四五十家。但在整個藥品市場上,1000多家三資藥企生產的藥品占到了28%。由于跨國藥企在專利保護期的進口藥有單獨定價權,這種超國民待遇導致同樣的藥品在國內的價格要遠高于國外。

“一般來說,同樣的藥品,在國內的價格會比國外高30%~40%,有些甚至高出三四倍。”方正證券醫藥行業高級分析師劉亞明稱,當這部分灰色空間被壓縮后,除了消費者受益,從中長期來看,對國內藥企也是一件好事,“這讓國內藥品有了很大的替代空間”。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金龙珠鳞能烤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