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珠鳞能烤出吗
中國人看病到底難不難,貴不貴?
2018-06-26T12:49:05

高強說,既然是公立醫院,就應該保證對他們的財政投入并且加強監管。“但是現在這兩個方面都存在問題。”一方面是目前政府投入很少,每年的撥款僅占醫院總收入的7%~8%,其余90%以上都是靠醫院自己組織醫療服務得來;另一方面,政府對醫院的收支又不管,任憑醫院自由收費和分配。在這種情況下,作為一個醫院院長,自然要追求利潤。“有了錢大家分,自然上下都高興,但是群眾的利益受影響。”而在醫患關系中,醫生的主導地位則讓這種情況有可能發揮到非常嚴重的程度。

政協會議今天下午就開幕了,今年政協委員的提案一定也夠精彩的,不過會還沒開,據中國新聞網報道:“對于‘看病難看病貴’這個備受中國百姓關注的問題,數位赴京參加全國政協十一屆二次會議的醫藥衛生界委員二日卻發出了不同的聲音:中國看病不算難,也不算貴,而是患者求醫標準過高,導致醫療資源‘擁擠’。他們認為,應該對‘看病難看病貴’給出定義,確立標準。”

關于看病不難也不貴的說法已經不是第一回聽說了,倒是要給“看病難看病貴”下定義倒是第一回。

關于醫改我在2006年10月曾經寫過一篇帖文:《醫療改革,八成民眾翹首以待什么?》因為在享有公共資源方面有一個公平的問題,因此:“所謂公平就是城鄉要有基本一致的初級醫療服務體制,不在于這種醫療服務水平的現在多么初級,而在于城鄉居民是不是享受到同樣的醫療服務和醫療保障;干部公務員與普通公民是不是享有相同水平的醫療服務;醫和藥的市場化進程不應當成為民眾看病就醫的障礙,而是應當促進整個社會醫療水平的提高。如果沒有這些,整個醫療體制的改革就沒有公平而言,國家財政建立起來的公共醫療事業沒有公平,何來效益?這是一個基本問題,也是一個根本的問題。”

人民網2009年兩會調查網友最關注的20大話題,其中“政府加大醫療財政投入 醫改要公益不能走市場”就列為第二名,網民提出了三個方面的問題:“加大政府對醫療投入改變公立醫院創收現狀”、“醫改關鍵要明確政府與市場分工 體現公益性”、“希望政府像提供九年義務教育一樣提供基本醫療”。這些發言都是與“中國看病不算難,也不算貴”的認識恰恰相反。如果沒有定義,我們換一個方式討論,一個人感冒了,為啥不敢進醫院?一進醫院花上幾百塊錢很平常,即便到社區醫院也要花個百十塊錢。不去醫院上藥店買點藥,比如三精制藥廠的雙黃連口服液,一盒就是十幾塊,精打細算也要幾十元。現在的醫保個人帳戶按工資的6%,退休職工全國平均1000元多一點,每月個人帳戶也就是六七十元,破產企業個人帳戶只有4%,一個月也只有四五十元。如果是城鄉醫療保障,個人支付比例更高,不要說上醫院,就是上藥店也是貴啊!過去在醫院看病,開藥方按片計算,只給幾日用量,現在按瓶,按合。一瓶100片,吃完吃不完,醫生大筆一揮就要你花錢。在藥店買藥也是按瓶,拆零一般不買,你說看病難不難?就連買藥也難啊!現在不要說生大病,生小病都是麻煩事,窮人生不起病啊!

這是矛盾就是醫療的公益事業和市場化的矛盾,也是醫療改革要解決的最難的話題。我國藥品市場化中的問題太多,自行開發的能力太低,幾乎都是換湯不換藥的老藥換牌子,一換牌子價格就上去了。新藥都是進口的,價格更貴。藥品采購銷售中的問題更多,做藥品生意的只顧掙錢,藥價始終是一個大問題,發改委行政降價頻頻,但藥價還是居高不下。

政協委員李玉峰說:“高標準的需求是其因素之一”,他說:“最窮困的病人也希望尋求最好醫生的最佳治療效果。”我就想問一聲,難道有一個感冒也會這樣想?如果是得了大病,難道窮人就不能想一下,希望尋求最好醫生的最佳治療效果?其實這位政協委員的醫生立場是有問題的,如果你是一位高明醫生,你就不愿意為窮人看病了?

劉登崗委員認為,“看病難”事實上是“看名院名醫難”。這種說法也和李玉峰委員如出一轍,沒有考慮到貧困的老百姓生了大病,希望有一個最好的醫生給他看病,因為每個人都有健康生活的期望與權力,這是《憲法》規定 “國家發展為公民享受這些權利所需要的社會保險、社會救濟和醫療衛生事業。”既然醫療衛生是事業,為人么窮人就不能想一下請一個好醫生為自己看病?

恕我直言,這兩委員的發言實際上說到即將提交兩會討論的醫改方案,迄今為止,醫療如何市場化,又如何實現它是社會公益事業矛盾還是沒有徹底的解決好,這兩位委員的聲音,缺少公益事業的立場,其本質是想通過市場解決醫療保障中的矛盾,這也是目前爭議的焦點。

二〇〇九年三月三日星期二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金龙珠鳞能烤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