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珠鳞能烤出吗
醫藥“中國制造”何時修成
2018-06-29T11:03:00

我國醫藥研發能力比較薄弱,幾乎都是吃老本。新醫改與流感危機的雙重壓力下,醫藥業必定不會像一潭死水般沉寂。藥品“中國制造”時代是否會因此開啟呢?期待,期待,還是期待。

新醫改與新流感考驗醫藥業創新力

新醫改語境下,醫藥企業得到的是“摸著石頭過河”漸進式的政策,企業面對的是“危”還是“機”尚且未知。誰想,現在又遭到新流感的狙擊,形勢變得更加復雜。

日前,記者就當前的醫藥產業熱點問題專訪了《醫藥經濟報》首席專家、國藥控股有限公司高級行業研究員干榮富。

疫苗全面覆蓋尚無必要

經濟視點報:之前有報道稱,在上海下機的一位旅客被確定為甲型H1N1流感病毒攜帶者。上海現在的情況怎么樣?達菲,是目前被公認治療新流感的有效藥,但其專利在瑞士羅氏公司,中國現在達菲的生產能力如何,授權后生產的藥物其成分與原藥相同嗎?

干榮富:上海現在沒有恐慌,市政府高度重視,有關部門吹響了集結號,醫院設立了專門病房、醫藥商業企業進行藥品和相關物資儲備,比如達菲、板藍根等藥物,還有口罩、酒精等醫療用品和器械,以備不時之需。

中國生產的達菲是經過羅氏公司授權許可的,不屬于仿制藥,所以產品成分、質量與羅氏生產的達菲是一樣的。上海醫藥(12.50,-0.60,-4.58%)集團在2005年禽流感時就獲得生產授權,由于達菲基本屬于國家儲備藥品,所以在禽流感過去后企業沒什么利潤而停產了,現在已恢復生產,馬上就能投入大規模的生產,因此不用恐慌。

中國是藥品的仿制大國,仿制藥數量占總藥品數量的97%左右,主要是因為創新藥科研經費很高,資金有限,沒有最大的投入去研發。自加入WTO后,中國高度重視專利和知識產權保護,也在逐漸加強企業這方面的研發能力,鼓勵自主創新。

經濟視點報:世行估計全球GDP可能受這次甲型H1N1流感爆發而萎縮5%,但近期醫藥板塊逆勢飄紅,尤其是疫苗股表現突出,有人質疑這是概念炒作,從長期看醫藥行業仍然是受疫情影響最大的行業。你怎么判斷?

干榮富:經濟是否會有這么大的萎縮還很難說,就像非典當時也是對股市和樓市都稍有影響,但一結束經濟立刻恢復,而且帶動了相關經濟的增長,所以目前對經濟的影響還很難判斷。股市炒作的因素應該是有的,因為畢竟疫情才剛剛開始,是不會體現到其公司的業績上的,但醫藥板塊受疫情影響確實不能忽視,當然這一情況還有待進一步觀察。

經濟視點報:新醫改提出“以預防為主,優先解決基本公共衛生服務”,面對甲型H1N1流感的爆發,以“預防”為主的各類疫苗研發生產企業好像面臨著機遇,你對此有什么看法。

干榮富:機遇也不一定,關鍵看各企業怎么去定位和把握。現在對中國來說,人口基數大且這種疫苗成本很高,真正普及的可能性不大,只有在必需的情況下才可能使用,比如給醫務人員、機場車站的工作人員等在高危場所工作地的人員接種疫苗。當前在病毒還沒有突變的情況下,我們還是可以控制的,我們是有特效藥達菲。疫苗全方位的覆蓋還不現實,當然我國現在已經具備大規模生產疫苗的能力,只是情況還沒有危急到那種程度。

新醫改兼顧了市場競爭

經濟視點報:新醫改提出“基本藥物零售價不再統一定價”,把定價權交給地方,還提出“以省為單位的網上藥品采購”,有輿論就認為“地方藥企就成了醫改的最大受益方”,并認為這可能導致地方保護主義抬頭,還有分配不均等一系列問題?

干榮富:的確,但和諧是必須的。地方財政要掏出8500億中的六成,這是個不小的數字,對地方來說壓力也不小,所以適當照顧本地的藥企那些納稅大戶也是可以理解的。

這也不一定是絕對的,比如中西部地區,有可能因為當地藥企沒有生產這一種藥物或因質量等原因而采購外省的藥品,這都是競爭的因素。本地的藥企之間也存在競爭關系,質量好療效好價位合理的藥品自然脫穎而出。

之前在醫改的征求意見稿時說基本藥物“定點生產”,但在最終稿中改為“基本藥物實行公開招標采購”,這也更多體現市場競爭原則。

經濟視點報:新醫改的政策在一些方面對大型醫藥企業有利好影響,不僅是政策傾斜,其他不管是在招標還是流通領域大企業都更具競爭力,那么中小企業的出路在哪兒呢?

干榮富:一些中小原料藥生產企業、醫藥包裝企業以及產品結構不合理的中小制劑生產企業會遇到融資困難。一些只擁有寥寥幾個普藥品種,在國內無序競爭的市場上苦苦掙扎,在過去依靠與醫院打好關系而生存的中小企業,隨著新醫改政策的實施,企業的生存壓力會更大。由于今后的藥物招標將以省為標準,因此中小企業應該在政府公關方面有所重視,同時中小藥企要找準細分市場,明確目標用戶來定位其戰略方向,可以說兼并、重組將是方向。

醫藥分家路還很長

經濟視點報:“醫藥分家”這個核心問題雖然在新醫改中沒有實質觸及,但這會是一種趨勢,如果實施的話藥企的環境會有很大改變,你認為藥企在適應環境和政策方面還應注意什么?

干榮富:的確沒觸及,現在只是提出逐步解決“以藥補醫”,加大政府投入,完善公立醫院的經濟補償政策,還提出通過實行藥品購銷差別加價和增設藥事服務費等方式取消藥品加成。這些政策都是在往“醫藥分家”上靠,但實質還是沒有觸及。外國是醫藥分開的,但在中國,真正意義上的醫藥分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之前一些地方的試點也遇到了不少的困難和問題,所以現在說是否會成為一種趨勢還很難說,主要是得看到2011年試點后的效果,醫改是漸進的,邊走邊看,摸著石頭過河。

在這種環境下,醫藥企業也要關注政策和環境的變化,要注重自身品牌經營,即使沒進入國家基本藥物目錄也不怕,因為還有醫保目錄有你的用武之地;要加大自主創新力度,制造出別人沒有的藥,發展醫院高端用藥,這樣就有自主定價的話語權。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6-29T09:50:55
2018-06-29T09:22:05
2018-06-29T08:24:25
金龙珠鳞能烤出吗 196247397923398393158725385190411223085016159208117357126109499848229520094068129874354424072539595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