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珠鳞能烤出吗
解決看病貴由基本藥物制度開始
2018-07-02T12:34:30

基本藥物制度只是解決看病貴的序幕

昨天有媒體報道說,由于與新醫改方案配套的基本藥物目錄尚未公布,原定6月份要進行的招標肯定要推遲了。而推遲的原因,據悉是其中存在艱難的博弈、妥協。不過允許不同聲音充分討論,即使遲了些公眾也可以理解,畢竟穩妥、完備的具體方案和普遍共識的取得更為重要。值得注意的是,人們普遍有一種認識誤區,認為貴藥就是好藥,這造成了醫療資源的極大浪費,也強化了過度治療,還造成了一些醫源性問題,比如抗生素越用越高級造成的耐藥性問題已對人類健康構成重大威脅。古代名醫徐靈胎在《醫學源流論》中有一段話說得很好:“蓋愚人之心,皆以價貴為良藥,價賤為劣藥,而常人之情,無不好補而惡攻。故服參而死,即使明知其誤,然以為服人參而死,則醫者之力已竭,而人子之心已盡,此命數使然,可以無恨矣。”

然而時至今日,這種社會風氣并沒有根本改變,“天價醫療案”時常發生就是明證。去醫院看病,醫生告知可以自愈而不用服藥,病人往往會懷疑醫生的水平甚至覺得吃了虧;醫生開的藥很便宜,則會質疑其效果或者覺得與自己的身份不匹配,甚至還有許多因此打官司的事情;而醫生則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開貴藥可以帶來明顯的經濟收益和病人的信任,還能規避一些可能的醫療風險。在醫療雙方的共同作用下,貴藥盛行而經濟適用的藥物則消失在市場上。實際上,藥品的功能是治病,每一種藥品都有自己的特點,只有合適的才是最好的!基本藥物制度推行的同時,如果不能讓醫患攜手,可能將重蹈過去藥品屢降屢敗的覆轍。

設定基本藥物從只是技術問題,各方利益博弈平衡以后自然會有一個結果。基本藥物實行的是統一價格、集中采購、統一配送政策,留出5%給基層醫療機構自由選擇,其用意也是解決藥價虛高的問題,但不能真改變政府主導這一事實,因為它和目前有些地方搞的藥品招投標制度并沒有本質區別,若如此,權力尋租等不規范行為如何能在基本藥物生產配送問題上得以解決?行政干預是否有過度的嫌疑?市場的機制該在何種程度上發揮作用?而且據報道,已有一些生產企業正尋求進一步漲價,以備將來基本藥物制度實行以后,即使降價也能享有豐厚利潤,面對以逐利為特征,特別是占據壟斷地位的經營企業,如何才能把藥價真正降下去?即便基本藥物的價格確有下降,如何確保醫療機構放棄高利潤的非基本藥物而盡量使用基本藥物?對基本藥物制度的考驗還在后面。

公共衛生服務不僅涉及基本藥物一方面內容,醫療器械的消耗、檢查等在醫療費用中所占的比例并不低,在解決了基本藥物目錄以后,其他的基本醫療服務是否也應該有一個類似的目錄?能用普通X光的就不用CT,能用普通CT的,就不用MR或PET-CT,這是一個基本的衛生經濟學常識,但是事實卻常常反其道而行。當然醫學檢驗的問題和藥品問題還是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但并非沒有解決的辦法,比如分層分類處理等,所以更根本的還是要形成一個基本服務包,希望不要形成藥價降,而其他費用猛漲的局面。

鏈接:什么是基本藥物制度

基本藥物制度是全球化的概念,是政府為滿足人民群眾的重點衛生保健需要,合理利用有限的醫藥衛生資源,保障人民群眾用藥安全、有效、合理而推行的國家藥物政策。基本藥物制度涉及藥品的生產、供應和使用的每一個環節,是國家藥物政策的核心內容。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02T10:39:10
2018-07-02T10:24:45
金龙珠鳞能烤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