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珠鳞能烤出吗
“陽光用藥”緩解“看病貴”問題
2018-07-02T14:01:00

曾幾何時,醫生開“大處方”拿回扣一度是大小醫院公開的秘密,也是“看病難”、“看病貴”、醫患矛盾等公認的罪魁禍首。

今年3月9日,廣東省宣布:珠三角九市公立醫院要在今年底、粵東粵西粵北要在明年底全部建成與開通“陽光用藥”電子監察系統,以對醫院用藥的“非常態化”現象及時發現、提示、預警、糾錯和規范,從源頭上打擊“大處方”,緩解“看病貴”, 切實維護患者利益,構建和諧醫患關系,促進醫德醫風建設,筑牢醫藥購銷領域反商業賄賂防線。

廣東省紀委常委、省政府糾風辦主任秦通海尤為欣慰:以前,要監測、調查醫生和醫院的用藥違規行為,紀檢人員得花上幾個月的時間,如今只要輕點鼠標,情況馬上就能一目了然。

“陽光用藥”果真這么神嗎?能終結大處方、緩解“看病貴”嗎?5月26日,記者走進了試點單位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

大處方得到了有效遏制

打開廣州市陽光用藥電子監察系統,調出“藥品使用統計”,在“時間”一欄填上“5月1日至26日”,在“顯示位置”一欄填上“15”,再按一下回車鍵,用量最大的前15種藥品立即赫然在列,前5名分別是阿莫西林克拉維酸鉀分散片、H非洛地平緩釋片、硝苯地平控釋片、H氨氯地平片、H阿卡波糖片(如圖,潘亮攝);調出“處方金額監控”,在“處方金額”一欄輸入“500”,金額最大前10名醫生排名、用量、金額亦清清楚楚。

一旁的院監察室副主任馬雪卿笑著解釋,第一名是抗生素,第二、三、四都是降壓藥,第五名是降糖藥,主要用來治慢性病的,用量也就大些。

院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饒慧蘭告訴記者,今年第一季度,該院共對30個藥品進行了重點監控,片劑如硝苯地平控釋片、H阿卡波糖片、H氨氯地平片等1-2月用量下降了10%左右,3月份上升8%。針劑如J頭孢替安針、頭孢呋辛針等1-3月用量升降幅度20%以下。不過,藥品波動原因較多:一是適應癥患者增多;二是季節性影響;三是1-2月份假期多,患者數量相對減少。因此,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總的來說,全院三月份正式開通陽光用藥電子監察系統以來,醫務人員合理用藥的意識普遍增強,開大處方現象得到了有效遏制,體現在用藥量冠亞軍上,下降效果明顯。如“季軍”硝苯地平控釋片,一月份是25207片,二月份是24242片,三月份即降到12951片,幾乎少了一半;“冠軍”阿莫西林克拉維酸鉀分散片也從56360片到61053片降到38099片。

記者進一步了解到,在這里,每張處方不得超過5種藥品,否則處方信息將不能保存錄入計算機系統,不能傳遞到收費處和藥房;如果急診處方超過3天,靜脈用藥處方超過3天,公費病人處方超過15天,任何處方用量超過30天,計算機系統都會發出警示;處方中若有藥品禁忌、藥品超量等不合理用藥行為,也會有不同顏色的指示燈亮起,提示醫生作出相應修改。 “處方點評”也是“陽光用藥”的一個重要環節。醫院規定:對被投訴或置疑的醫生用藥處方、門診金額超過500元(包括500元)的處方進行重點點評,看其是否與臨床診斷相符、聯合用藥是否合理、劑量與用法是否正確、是否重復用藥、是否有潛在的藥物相互作用和配伍禁忌。對于出現1次乙級處方者隱去醫生姓名公示,并列入重點監控對象;對于出現3次乙級處方或1次丙級處方者,公開醫生姓名,提出警告,并繼續重點監控;對于出現5次乙級處方或3次丙級處方者,取消處方權并重新進行培訓、考核,合格后再審發處方權。 院醫務部主任王建琴透露,試點期間,她們就曾發現一名醫生在開處方時特別“偏愛”開某種輔助治療性藥品,但數量又未達到違規的數量,經點評認定是“傾向”性用藥,醫院最后做出將其調離原崗位兩個月的處理。

“陽光用藥”還同時發力約束藥商行為。該院為此將排名前10位的抗菌素藥、前20位的其他西藥和排名前10位的中成藥、單品種使用量波動幅度超過30%的藥品列為動態監控范圍,由監察審計部門每月根據監控結果,提出處理意見,交藥事委員會討論決定。凡藥品使用量波動幅度超過30%、疑有不當行為的品種,醫院對配送企業或生產企業進行警示談話;對藥品使用量連續增長幅度過大、臨床又必須使用的品種,限制該品種的采購量;對配送企業或生產企業進行警告效果不明顯,藥品動態監控結果又不能合理解釋原因的,暫停使用該品種。 院長黃達德掩飾不住內心的喜悅:自從有了“陽光用藥”,藥品怎么買、醫生怎么開、違規怎么處治,醫院心中有數,患方心中有底,醫生頭上有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不怕大處方壓不下來。 對“陽光采購”和“陽光用藥”傾盡心血的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紀檢組長張壽生更是感慨不已:“陽光用藥”也讓醫院管理更科學、更嚴謹、更健康、更方便、更現代化啦!

“陽光用藥”只能緩解“看病貴”

正在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外科住院的鄧女士笑咪咪地說:非常歡迎“陽光用藥”!我們老百姓當然希望錢花得越少越好,但也知道不能一味貪便宜,能把病快點治好就阿彌陀佛嘍!據介紹,她這次選擇的是微創手術,全麻醉,雖然多花了近萬元,但流血少,恢復快,第二天就可下床啦。

不過,像鄧女士這么想得開的并不多。“醫生的用藥空間太大,幾毛錢可以治療好的病,可以用到幾百元,你去查問,醫生卻回答:藥沒用錯,治療方法不同罷了!”經常有人這樣抱怨。

記者在知名搏客“醫生哥波子”(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廖新波)《從“陽光用藥”到科學管理》一文的留言上,看到有一醫生網友為一成人普通腸炎患者開出的處方,耐人尋味:

處方一:1、阿莫西林膠囊0.25×12#,用法:0.5/次,3次/日;2、鹽酸黃連素片0.1×12#用法:0.2/次,3次/日;3、阿托品片0.3mg×6#,用法:0.3mg/次,3次/日。

處方二:1、5%葡萄糖氯化鈉注射液250ml、山莨菪鹼注射液10mg,用法:靜脈點滴,1次/天;2、0.9%氯化鈉注射液250ml、頭孢曲松納注射液1.0×3;用法:靜脈點滴,1次/天;3、5%復方氨基酸注射液500ml,用法:靜脈點滴,1次/天;4、加上處方一的口服藥。

這二個方子都可治好同一病。用后者,因頭孢曲松納注射液價格貴,兩處方價差超過百倍;用前者,療效和不良反應不同,增加心率的不良反應較大,阿莫西林膠囊頭與孢曲松納注射液抗菌譜和最不抑菌濃度也不同。

試問哪個處方不對?哪個藥品濫用了?答案難定。該網友認為,難就難在普通百姓不愿意用前方,爭要用后方,老板們不愿意用后方,要用前方——活脫脫一個“二八定律”:80%的收入來自于20%的病人,80%的病人用前方,20%的病人用后方。

“陽光用藥”是個好東西,但只能是緩解“看病貴”,減輕患者負擔的根本方法在于保證藥品質量的同時壓縮藥廠藥商的利益,不能光限制醫生。江蘇柯菲平醫藥公司董事長秦引林認為,我國醫藥行業自主創新能力相對較弱,拿得出手的新西藥沒一個,而開發一個新西藥動輒要10億美元、十年時間,試問國內哪個企業具有這個實力?目前,我國醫院市場匯集了幾乎所有的合資制藥企業,他們的銷售增長率平均達到25%,遠遠高于國內企業,顯示出強大的市場競爭力,相當部分合資藥品十年沒降過一次價,這種情況下,老百姓能不看病貴嗎? 對這一點,黃達德也非常贊同,他認為最好的辦法是全國統一一個平臺,統一藥品定價,盡量減少中間流通環節。對于即將施行的“探索醫藥分開,逐步取消公立醫院藥品15%加價”,廣州中山三院腎移植科主任洪良慶憂心仲仲,假如醫院不設藥房了,病人憑處方到社會購買,醫院是不賺錢了,但藥店也不賺錢嗎?何況取消15%的同時還得增設“藥事服務費”,這樣非但沒有為患者省下錢,反而增加了患者的不便和不安。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醫學科學院孫建方教授則建議提高醫療技術服務費。他指出,讓醫生的收入和開藥檢查脫鉤,固然可在某種程度上降低虛高的藥價,但如果國家的補貼不足以使醫生的收入降低,醫生的工作積極性就會受到挫傷。目前,在患者的全部醫療成本中,醫療服務費比例低于10%,90%由藥費、檢查費和醫療器械使用費構成。醫生的工作是高智力、高風險、終生不斷學習的職業,手術費等醫療技術服務費才是醫生勞動價值的真正體現,提高這些醫療技術服務費,才能充分調動醫生的積極性,讓醫生通過技術服務獲得合法的陽光收入,不要為回扣去開大處方和昂貴的檢查,這樣做既有利于醫生,更有利于患者。

“看病難”也引起“看病貴”。“醫生哥波子”和他的一位“菠菜”大膽進言:干脆請國家組織一批全國名醫,優化、固化各類疾病的診療措施,制成軟件,醫生只要輸入必要的參數,最佳診療方案的選項就出來了。“看病難”實際上是到大醫院看名醫難,并非找不到地方看病。此舉基本上可實現“普通醫院,名醫服務”。加之規范了診斷,過度治療也解決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層醫生坦言:“陽光用藥”只能解決“大處方、濫開藥、開貴藥”現象,對于一個病的診治還有很多其它不誠信的可能會發生,比如虛增項目、延長診療住院時間、不合理地使用藥物及檢查項目等。他建議大力推進對常見病、多發病的臨床路徑設定;做好各級醫院之間的流暢轉診銜接,促進醫療資源的合理分配與充分利用。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

相關推薦

2018-07-02T13:32:10
2018-07-02T13:03:20
2018-07-02T12:48:55
金龙珠鳞能烤出吗 55761861369852365241457279631603706833279659157326968927583398554219858407058721841462350441233135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